您的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刑事辩护 >

青岛律师强奸罪辩护

作者:青岛刑事辩护律师时间:2020-10-08 12:11来源:www.qdcriminal.com
青岛律师强奸罪辩护词
山东运策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刘某某亲属的委托,并经其期本人同意,指派李瑞庆律师担任其涉嫌强奸罪一案的辩护人。辩护人会见了犯罪嫌疑人、仔细查阅了案卷,参加了今天的庭审,现辩护人根据相关事实与法律就本案定罪和量刑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一、事实与罪名部分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刘某某犯强奸罪的罪名没有异议,但对有关犯罪事实有异议。
(一)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刘某某强奸元某某事实清楚,辩护人不持异议,刘某某触犯刑律理应受到刑事处罚。刘某某在被害人元某某意识不清或无意识状态下,与元某某发生性关系构成强奸罪。
(二)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刘某某强奸盖某,构成强奸罪的事实不清,证据未达到确实充分。理由如下:
1、被告人刘某某对盖某主观上并无强奸的故意。刘某某的三次供述,均称盖某系自愿与其发生性关系,两名被害人在ktv中分别与刘某某交流同意玩完后发生性关系,盖某将宾馆房间的房卡给了刘某某,元某某将自己的身份证给了刘某某,准备两人再开一个房间用。
 2、客观上被告人刘某某也不存在对盖某的强迫、威胁行为。公诉机关对刘某某通过电棒威胁的方式将元某某和盖某控制的指控是不成立的,第一,两位受害人对刘某某使用电棒的过程陈述不一致,盖某说是在元某某晕倒后拿出来威胁她,而元某某的陈述则称刘某某在进门后就拿出放电点的东西吓唬她们,两人叙述存在不实之处。另外,盖某作为报案人第一次笔录与第三次笔录中对于刘某某使用电棒的描述也不一致。元某某陈述,晕倒后听到刘某某拿出放电的东西威胁盖某,纯属主观臆测,一个电压10几伏的小电棒,一个未成年人通过听就能辨别是电棒?这是不符合常理的,这种描述属于臆测或人为编造。不足以采信;第二,刘某某使用的小电棒,电压10几伏,对人都不会造成伤害,两个从东北出来闯荡青岛的小姑娘,也不至于被一个小电棒威慑到。另外,电棒作为重要物证也未随案移交,也未能现场演示其是否如被害人所述。
3、综合全案发生经过盖某和刘某某的客观表现,可以认定盖某自愿与刘某某发生性关系。
(1)盖某持有的宾馆房卡交给了刘某某。
(2)通过宾馆走廊监控录像显示刘某某上楼走错方向,盖某有招呼、喊他的行为。
(3)元某某装晕,根据她的陈述是害怕被强奸才装晕,这显然不符合逻辑,虽然她才15岁,但是能和17岁的盖某从东北来青岛,且11点多还只身在市南区活动,随意和不熟悉男性深夜吃饭,足以说明元某某是有很强的判断力、认知力和胆量,她应该清楚的认识到装晕的后果也是被强奸,既然是被强奸的命运无法摆脱为何要装晕?清醒着反而有机会挣脱,这是不符合常理的。她装晕只有一个可能是,她看到刘某某想和盖某发生性关系,她故意装晕当做不知道,避免尴尬。
(4)如果刘某某在强奸盖某,这个过程元某某完全有时间报警或逃跑、或向宾馆工作人员求助,如根据宾馆录像显示在宾馆大厅前台工作人员薛香槟在刘某某不在的情况下俯身与元某某交流,在刘某某不在的情况下和盖某单独在大厅,后来还有黑衣男子在,这些时机元某某和盖某完全可以报警,但是直到去医院元某某也没有报警或求助。
(5)根据盖某的陈述,她被强奸的过程和刘某某急救元某某的过程他一直在哭喊,目的是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但是宾馆工作人员进入房间帮助抬走元某某,在宾馆大厅,盖某有足够时间和机会报警或求救,但是盖某并没有报警和向周围人员求救,大厅录像显示盖某在元某某被抬到宾馆大厅前自己先走出宾馆,元某某躺在按摩椅上,盖某在单独俯身呵护照顾元某某,这时刘某某并不在,后来又来了黑衣男子,盖某始终没有求救和报警处理,盖某直到医院后与刘某某发生争执才报警,她也是确实相信元某某心脏病犯了。她也确实害怕了,担心元某某有意外。
(6)如果刘某某强奸了盖某,他应该乘机逃走,在医院他出去挂号时完全有时间和机会的,但是刘某某并没有而是照顾元某某送她就医、挂号直至被警察带走,显然是一个朋友的所作所为。另外,刘某某帮助盖某清理房间的呕吐物,这显然也不是一个强奸犯该干的。
(7)刘某某的供述和宾馆前台录像,均证实了他手里有宾馆房间房卡,他手里还拿着两张身份证,公安人员也在刘某某身上搜查出了元某某的身份证,这也间接证明了,他们发生性关系的自愿性。
(8)刘某某的手机视频中记录了刘某某让盖某叫老公,照顾她的视频,但是公安机关提供的视频并不完整,缺少了盖某喊刘某某老公的视频内容。
(9)根盖某第一次询问笔录显示,她称“过了一会那个男的把我从厕所扶了出来”,那么既然是强奸,刘某某已经与两个女的发生了性关系并且已经射精,为何还要去照顾盖某,把她扶出厕所,帮她清理呕吐物,直接开门走人就可以了,这也证明了他们是自愿发生性关系的。
4、综合分析盖某报的警原因是,刘某某与盖某是自愿发生性关系,但是盖某并不知道元某某是真病还是装病,在元某某迟迟不醒的状态下,盖某猜测元某某有心脏病,所以刘某某两次拨打120急救电话。此种情况下,盖某心理害怕,在医院救治元某某时,刘某某发现没有带钱和手机,询问盖某有没有现金或是支付宝、微信有没有钱,先拿上挂号费和诊疗费,在盖某称没有时,刘某某与之发生争吵对盖某进行了侮辱和攻击,盖某认为刘某某和他们发生性关系,占了便宜,元某某出事了,他想拍拍屁股走人不出钱不管了,加上担心同伴出意外无法向家里人交代,甚至担责任,另外,她们与刘某某本身也不熟,也无任何感情,因此,她才报警刘某某强奸。
二、量刑情节:
被告人刘某某具有以下量刑情节,请法庭予以考虑:
1、被告人刘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自愿认罪,具有坦白情节,依法可以酌情从轻或减轻处罚。
 案发后,公安人员口头传唤刘某某到派出所,刘某某如实的供述了案发经过和事实,并自愿认罪,根据有关规定,其行为属坦白,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2、被告人自愿认罪、悔罪,且主观恶性较小,可酌情从轻处罚。
本案中,被告人基于之前与被害人元某某的交谈,相约开房等行为,认为元某某愿意与其发生性关系,在元某某“意识不清醒”时,与元某某发生性关系,虽然构成犯罪,但其对元某某积极救治,两次拨打120,陪同元某某到医院救治,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较其他预谋性、暴力性强奸要小、要轻。另外,刘某某对其犯罪行为悔恨不已,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愿意接受惩罚,好好改造,其具有认罪悔罪情节。
 
3、被告人刘某某之前表现一贯良好,系初犯、偶犯,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刘某某之前表现一贯良好,在大学期间和工作期间多次受到学校和单位的表彰,在大学期间入党,也无刑事处罚、行政拘留等违法犯罪记录,此次犯罪系初犯、偶犯,也是严重酒后失德失性的表象,具有相当程度的可改造性。因此,请法庭考虑到该情节,在对被告人量刑时酌定从轻处罚。
综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刘某某实施了犯罪行为,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但纵观本案全部事实,被告人具坦白情节,主观恶性小,自愿认罪、悔罪等情节,通过本案,被告人一定会吸取沉痛的教训,改过自新,恳请合议庭对被告人刘某某给予从轻、减轻处罚,给其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以上意见,请合议庭依法审查,予以采纳。                                    
辩护人:
 山东运策律师事务所
二0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  
 
分享按钮